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 这是友军
    头目血量50%。

     “来呀来呀,来互相伤害呀。”丛林后面,夏尘喊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想要究竟想要什么?”老坛牛肉面气急。

     “就是组个呗!”

     “我们不组你还想抢不成?”老坛牛肉面大吼。

     “那不会,大家都是文明人,我不会干那缺德事——”

     冷静,冷静,对方这是心理战,扰乱心境,估计还是忌惮龙魂的威名,不敢越过强抢的红线。老坛牛肉面深吸一口气,抑制住自己的暴脾气。

     这有一定的效果,只要夏尘不动手,三人便不再理会,专心对付猫妖头目。

     但是,夏尘是有那么好打发的吗?肯定要把从某人那里学到的一股脑儿的全还回去,他再次将视线瞄向了我是小暖男同学。

     我是小暖男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,表面上倒是还算镇定。

     头目血量47%。

     “我看这位小哥眉目清秀,根骨不凡,想必日后必成人中龙凤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坛牛肉面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“瞧这走位,凌波微步啊,哎,往左走一步,对对躲得漂亮,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左进三,右退二,侧转,唔,这是啥,国足的托马斯回旋?”

     “这,这难道是——影步?小哥,厉害啊,虽只见皮毛,但我已看到一尊未来天王的影子……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头目血量44%。

     “小心三连爪,一一二三,这样躲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是猫妖的撕裂,我觉得,可以这样,左七,右八,对对对,躲过了,怎么样,听我的没错吧……”

     头目血量41%。

     “快蹲下,是横扫,又躲过了,小哥,你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 “接下来……漂亮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三连击又来了,不要怕,勇敢上前一步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对,就这样,哦,不好意思,你挂了。”

     暖男就是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小暖男非常荣幸的被夏尘带歪,挂倒在地。

     他想骂娘,夏尘前半段的干扰忒讨厌了,容错率极低的情况下十分容易分心,让人紧张且难以集中注意力。而后半段则更是让他泪流满面,这节奏带的——本来就没想跟着来,只是夏尘说的操作都对,久而久之,这种警惕会慢慢松懈,有时按着夏尘说的动作来一两次感觉还挺好……然后,然后就没然后,就像是催眠了一样,中招了,被带节奏了,小暖男哭。

     不怪国军太无能,只怪共军太狡猾啊。

     这很正常,他又不是苦禅僧,游戏经验尚嫩,不懂游戏里的黑暗。

     关键是懂也没用,因为——有时馊了的石头也是按着夏尘这么说得走位的!!

     夏尘深得某人的真传,那次的记忆把他伤得太深了,他对小暖男的死抱以遗憾的说:“看,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仿佛看到了一缕仙气从我眼前飘过。”他对着老坛牛肉面说,很无辜,小暖男化作一道流光回城了。

     我飘你大爷,我飘你仙人板板!

     老坛牛肉面怒了,压抑不住了,见过缺德的,没见过这么缺德的,跟那群污得不行的渣滓一样,有你这么报复社会的吗。

     打BOSS时被强势围观就算了,这个群众还强势地在吃瓜,在带节奏!关键他还很无辜!

     “你给老子滚,滚得越远越好,不然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挂你一次!”老坛牛肉面真是气疯了,他发誓,真的他发誓,对这种人,对这种游戏里的败类,绝不能手软。

     净化游戏环境,从你开始。

     “别这样啊,我就是想组个队,瞻仰下高手们的英姿。”夏尘很淡定,“以后和别人吹嘘起来,我也好意思说,我和龙魂的某某某,组过队,一起抗过枪,一起打过炮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 唔,说错话了,夏尘心虚,真希望子离不会听见才好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样,考虑一下呗。”

     “又拒绝了呀,那么,来,我们来互相伤害。”

     猫妖头目血量38%。

     夏尘将目光瞄向了馊了的石头。

     馊了的石头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猫妖头目血量31%。

     馊了的石头卒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馊了的石头发了一连串的省略号,泪奔中。

     “老子今天不打了……”老坛牛肉面脖子、脸、眼睛都红了,尤其是眼睛布满了血丝,瞪得贼大,头发都冒烟了,云蒸霞蔚,快气成仙了。

     要抢你就抢,不抢别说话,这算什么事?老子今天不打了,奖金也不要了,绩效扣就扣吧。

     他一个人是玩不下去的,状态和技术什么的都被带没了。

     老坛牛肉面真的气炸了,这套路太损阴德了,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,他愤恨诅咒,愿其丁丁早日腐烂。

     来吧,来互相伤害吧,送你升天!

     他冲向夏尘所在的丛林,不带一点儿犹豫。

     夏尘对此神在在的,一点也不在意,直到在最后关头才轻飘飘地说道:“别介吖,我其实跟你们会长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 会长?哦,那可是个大人物,管钱的,有生杀大权的,老坛牛肉面很怀疑的放缓了脚步。

     “那你刚才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 “刚才你也没问啊。”夏尘依然很无辜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坛牛肉面,气中有笑,笑中带翻白眼,别提那脸色多精彩了,又来?谁信?

     “需要证明?啊,我想想,我们一起喝过酒,扛过枪,打过炮,他姓什么来着,嗯——对,我记起来了,姓黄,黄某人!”

     “真的,原话,这都是他说的,我们关系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 糟糕……

     今年的现任会长真姓黄,知道的人很少,多是亲信好友,貌似是……貌似真是真的,就算胡侃,也至少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 原来搞了半天是友军?

     原来这特么是友军?

     原来这特么是友军!

     这句话抑扬顿挫,足够代表老坛牛肉面的心情。老坛牛肉面的脸已经是七彩变幻了,要真的形容下这种感觉,大概就是快要爆发前,有人突然卡住了你的脖子,脖子,是脖子,不是丁丁!他胀着一张脸,脑袋嘎吱嘎吱的。

     我没有这么这样的友军!

     老坛牛肉面咬咬牙,这人忒特么的恶心了,就当不知道好了。

     然后,他看见夏尘抛了抛手中的铜币。

     对哦,钱!奖金,老子的绩效!算了,既然是友军还是别和钱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 于是他一个急停,转身,回旋步,又将隐匿猫妖拉回了场中。

     要疯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